第二百一十章毒计(1 / 2)

却说随安从邢材家口中听了林颂鸾设计要害她,心中怒火一拨接一拨,却没有立时发作,而是压住火气继续听了下去。

卫乙担心的看了她一眼,见她模样冷静,表淡淡,转念又开始替褚翌发愁——这么个狠心的小娘子,将军你究竟能不能吃的消。卫乙自己是见惯了死人的,也见惯了看见死人或者受伤的人就惊吓莫名的小娘子们,但像随安这样,哭泣的时候叫人痛心,狠起来的时候叫他这个男人都看着揪心的,可不多见。

婆子被那正三品给惊到,脸都发紧了,鼓了半天勇气,咬牙道:“我得把这事儿办的妥妥当当了,否则还怎么在这上京混?您说呢?”说着从荷里头拿了一块五两重的银子给邢材家的:“好,以后还要您在太太跟九夫人跟前替我多多美言!”

邢材家的没想到显摆姑***份地位还有这等好事,顿时开心不已。刚才这婆子还想跟她再要钱,没想到一听说了姑***份,就立即换了嘴脸,不仅表要把事办好,还退了银子给她!没想到她也有收人钱财的一日!五两银子可是够过好一阵子的了!她闺有体面,一年也给她攒不下五两银子!要不说宰相门前七品官么。

因为收了银子,也不好直接发了人家,她便拿起架子跟那婆子多说两句:“我们家太太体弱,不能伺候了老爷,对了,你还不知道我们老爷是谁吧,就是当今太子殿下的师傅,从前也是过我们姑爷学问的,我们老爷从前姑爷的时候,就是这个丫头伺候,我们姑有孝心……”

那婆子点头道:“我明白了,姑确实好,是不是想赎出来,悄悄的转送了老爷?要我说,这可比直接从婆家要个丫头来的巧妙,您说是吧?”

邢材家的就道:“可不就是你说的这个事儿?叫我说,其实就是姑直接要,也没什么,一个姑爷半个儿,孝顺了老爷一个丫头又是什么大事?姑爷难不成还能为了这事跟姑计较?再有,前几们姑三日回门的时候,想着太子太傅一职空了出来,想替我们老爷活动活动,问了姑爷,姑爷也没说个不字哩!”

“哎呦,”婆子惊叫:“这可是大事,叫我们要是做这样的事,怕是再来十个我,也办不成。不过你们姑爷乃是吾卫指挥使,想来对他来说不是大事……”

“哪里?这事儿我们姑可没麻烦姑爷,我们姑一个人就能置了。”

婆子做出不信的样子,“这太子太傅可不是小官。”

“现在太子,太子太傅是谁来当,还不是由了太子说了算?”邢材家的吧唧嘴:“我们姑已经给承恩侯府的世子爷送了一份大礼,说不定啊,你还没给那丫头赎出来,我们老爷就已经当上了太子太傅了,到时候,那丫头也就只能当个侍婢,端茶倒水而已,想成为我们老爷的妾室,哼,还够不上了呢?!”

卫乙实在没想到这邢材家的婆子竟然知道那么多!

他一面冷汗淋漓,一面低声安抚随安:“将军只是没有管她,何况,将军一听说你家出了事,就令我过来帮忙……”

听到卫乙说话,随安缓缓转过头来,目光平静的看了他一眼,而后露出一个浅笑:“嗯,我知道。”

按理说她这样的回答应该算卫乙达到目的了,可卫乙总觉得不对劲,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遍布周。

婆子终于跟邢材家的说完了话,zz兢兢的过来见随安。

随安冲她笑笑:“你现在开始跑吧,我找不到你,就不会杀你。你要是不信,不如问问我边这位军爷是谁的人?”

卫乙聚集气势:“不怕死的只管留下。”

婆子:我本来就想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