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5章(1 / 2)

黑夜终将过去,黎明到来前的黑暗,伤透人心。

在黎明四点的时候,抢救室的红灯终于变成绿灯了。

我看着王婕瑛被从抢救室里推出来之后,我立马就弹起来,赶紧跑过去,我说:“怎么样?”

医生说:“她是药物使用过量,不过呢,送过来,还算及时,已经抢救过来了,但是,根据我们推断啊,她至少有一年的这个注射违禁药物的历史了,所以,我们建议啊,等病人好转一点,就送到戒毒所去,以她的年级,跟历史来看呢,还是很有机会完全戒除的。”

我立马感激地说:“我会的,我会的,谢谢你医生,谢谢你。”

医生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我们赶紧推着王婕瑛去病房,来到病房之后,我说:“大家都去休息吧。”

我说完就坐下来,凌姐拍拍我肩膀,她说:“人活过来就没事了,今天公司还有大事呢,你也休息一会,八点,我们就得上班了。”

我点了点头,凌姐带着所有人走了出去,我坐在床边上,看着脸色苍白的王婕瑛,她这个时候,没有妆容,脸色苍白,瘦小的脸上,也没有了戾气。

但是,我看着很难受,现在的她,已经不是她了。

她的个性,别杀了。

我很难过一个人的个性被抹杀,当你不再是你的时候,那是多么强烈的悲伤。

突然,我看着王婕瑛醒了,她张开眼之后,她麻木地问:“我死了吗?”

我立马说:“没有,没有,你没死,放心吧,没事了,没事了。”

王婕瑛麻木地问我:“为什么,我没死?”

她冰冷而麻木的问题,真的让我很难受,我咬着牙说:“啊瑛,没事了,真的没事了。”

王婕瑛转头看着我,突然,我就看着她脸上的哪行眼泪流下来了。

我赶紧伸手给她擦干净,我说:“没事了,有我在,没事了,你放心,那个畜生,我一定会帮你收拾他的。”

王婕瑛嗓音嘶哑地说:“对不起师父,我是不是给你丢人了。”

我立马说:“没有,没有,你没有给我丢人,我不会再要求你什么了,你就做你自己,我错了,我自己都还没有做个人,我有什么资格去教育你?我错了,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做你不想做的事了。”

王婕瑛脸上露出惨白的微笑,她说:“师父,我感觉好疼。”

我立马说:“哪里疼?是不是伤口?还是……”

王婕瑛说:“心疼……”

我听着她说心疼两个字,我心里就揪了一下,心疼的感觉,我懂。

王婕瑛笑着说:“师父,酒吧那次着火的时候,你把我救出来,我觉得你好帅啊,我觉得,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你帅气的男人了,那时候,我就偷偷暗恋你了,但是,你不知道……”

我立马笑起来,我抓着她的手,我说:“现在知道了,暗恋我吧,不……以后可以光明正大的喜欢我。”

王婕瑛无力的手轻轻的握了一下,她一边流泪,一边笑着说:“我在猪油膏哪里的时候,我好害怕啊,好怕好怕啊,他们真的很恐怖,捐卵,那么粗的针扎进去,好疼,看着都觉得疼,那时候我就想,我绝对不能被他们逼着做这种事,那时候我也坚信,你一定能救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那么相信你了。”

我说:“你是我的徒弟嘛,师父没别的本事,就是讲义气。”

王婕瑛凄惨地微笑着,她说:“嗯,师父,那时候,我觉得,真的好帅啊,那时候我就再问我自己,为什么,我十七岁最美的年纪,最天真浪漫的年纪,没有遇到你,为什么,要让我这个残花败柳遇到你,老天爷好不公平噢,我最好的时候,让我浑浑噩噩,我最黑暗的时候,却遇到最好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