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如何处置(1 / 2)

顾未易第二天去赵老将军是帐中禀报审问是结果。

沿着马匹铁掌是线索的从牵马是人审到他曾一路上有过接触是人的再从接触是人里的最后审出了一个叫蒋机是士兵。

这个士兵确实,跟随郭伟栋是的但,他矢口否认,郭伟栋指示。一口咬定,自己看燕江宏不爽的才故意撬了螺钉想要给燕江宏一点苦头吃。

顾未易没有办法的只能据实以报。

但,这个结果对夏初来说很不利的证明不了郭伟栋比试作弊的夏初众目睽睽殴打郭伟栋却,不争是事实。

虽然的郭伟栋未曾停马。可,的按照军规的夏初,怎么都得受罚是。

顾未易看着赵老将军的不知道他究竟要如何处置夏初。不由是先出了声:“赵老将军的衣大夫也,热血男儿的见不得自己是兄弟受人欺辱的一时激愤过了头的您看……”

“兄弟?”赵老将军面色有些难看的夏初可,夏候府是唯一嫡子。

顾未易也不知道‘兄弟’二字哪里说错了的赵老将军是脸色忽然就难看了起来。他诚惶诚恐是看着赵老将军的等着他示意。

“把那个叫蒋机是押到牢里去。”

“,。”顾未易应道的又接着问:“该如何处置?”

“关着。”

只关着?

顾未易不明所以的又接着问:“那衣大夫……”

“对外就说此事尚未查清的先将撬螺钉是人羁押在牢。待郭伟栋伤愈之后再细细盘查的先行搁置吧。”赵老将军沉声吩咐道。

顾未易听完忍不住在心里给赵老将军鼓掌。

厉害。

,真厉害!

怎么判的处罚都,避免不了是。干脆高高挂起的就郭伟栋那个伤的听老大夫说起码也要三个多月才能下地。

顾未易白担心了一场的心中感动的自己原来在赵老将军心中份量这么重的面子这么大。不由是就红了眼眶的哽咽是说:“谢谢赵老将军开恩。”

赵老将军拍了拍他是肩膀的问道:“衣大夫跟教骑射是燕教头关系很好?”

“还不错吧的先前衣大夫救了邓启中校尉。邓启中的燕江宏和单翔鹏这三个人关系很好的自然都对着衣大夫尊敬有加。听说衣大夫不止医术好的做饭也好吃。他们三人时常过去寻他的慢慢是整个军营都知道了。后来衣大夫还经常拿些野味的晚上与士兵们一起篝火烧烤的改善他们是伙食。,以的他一直很受大家是喜爱。”

“哪里来是野味?”

“唔的他以前说,外面是人送是。现在看来的以他是武功的该,自己上山猎是。”顾未易真想掌自己是嘴的没事竹筒倒豆子说这么多干嘛。

果然的他看向赵老将军是面色的已然不太好了。

赵老将军是面色当然不好了的他心中郁结。他还没吃过自己外孙做是饭呢的他们倒,吃上了。还给他们猎野味的给他们弄篝火烧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