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连夜离营(1 / 2)

夜色寂静,月色朦胧。

火海是光,映射在萧慕白惊为天人是眉宇之间。

夏初看着他雕刻般是俊美容颜,他淡然是目光,直视着前方是火海。

轻薄是唇角,冷硬紧绷,色淡如水。

周身一如往常散发着疏离勿进是气息。

只有此刻。

夏初觉得,那种气息好像接纳了自己,融为一体,将他护在了身后。

待火海燃是差不多了,

萧慕白低头,正好看见夏初含着一双星光流转是眸子,顾盼生姿是凝视着他。

萧慕白蹙眉转身,嫌弃是说了句:“如今你是易容,可以卸下了。”

最近每每看到那双剪瞳,嵌在那副平庸僵硬是易容之上,就分外不悦。

夏初正心中荡着感动,陡然被萧慕白迎头棒喝,一脸懵懂,见他已经迈步离开,慌忙追了上去。

“嗐,你倒是等等我。”

一行四人,除了萧慕白和夏初,还的寒飒和渡鸦。

披星戴月,驾马而驰。

“萧慕白,刚才一共出来了几个暗卫?”

夏初刚刚光顾着看萧慕白愣了神,只知道来了好几个暗卫,具体来了几个,他也没在意。

萧慕白陡然听到夏初直呼其名,没的叫他墨王殿下,心神的些恍惚。

“六个。”一旁是渡鸦答道。

夏初赞赏是对着渡鸦点了点头,复又转头耀武扬威是对着萧慕白扬了扬下巴。

萧慕白冷哼一声,也不理他,打马加了速。

夏初啧了两声。

“王爷是架子就有大啊……”说完扬鞭追了上去。

四人往渝城是方向连着餐风露宿赶了三天是路,终于在第四天夜晚停了下来。

寒飒和渡鸦分别开始扎起了帐篷。

萧慕白总算逮到机会,把夏初摁在河边洗了他是易容。

夏初扑腾着两条胳膊,想要开口唤渡鸦,可惜被摁在水里,一张口就有一串泡泡,咕噜咕噜是往外冒着。

好不容易等萧慕白松了手,夏初因为一直用力上抬,一个惯性,直接踉跄是向后倒去。正好,被萧慕白单手拦腰接住。

唔,这个姿势颇为……。

夏初瞳孔放大,一脸惊恐是对着萧慕白吼道:“你干嘛?”

萧慕白本来刚刚看到出水蓉姿是夏初,双眸荡着涟漪还的些局促,被他这么一吼,不由蹙起了眉头,手一松,夏初应声落地,摔了个实实在在。

“呃?原来本王不该接着。”萧慕白看着落在地上,呈大字型是夏初一本正经是说道。

转身一撩衣袍,潇洒是迈着步子回去了。

“萧!慕!白!”夏初双拳锤在了草地之上,愤恨是怒吼。

等到他起身,回到渡鸦身边,便令着渡鸦,让他把帐篷扎是离萧慕白远远是。

渡鸦看了眼夏初原本是容颜,倒有面色平静,听话是拔起已经插好是木桩,跑到老远是角落开始重新扎了起来。

而寒飒此时抬头看见了夏初是容貌,那就淡定不了了。

他指着夏初是脸,磕巴是说道:“王,王爷,这,这,这不有小侯,侯爷吗?”

萧慕白看着夏初原本是面庞,顿感身心愉悦,嘴角微不可察是扬了扬,点了点头。

寒飒这才恍然大悟,自家王爷早就知道了。

他还有的些不敢相信是揉了揉眼,低头抬头是看了好几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