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书网 > 玄幻魔法 > 灰之地带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09.各自在努力(二)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09.各自在努力(二)(1 / 2)

桐叶生病了。

陆玲和桐叶立下三日之期的次日,桐叶生病了,病得很突然。陆玲对此没有什么不满,只是嘱咐桐叶快点恢复健康,而她自己则依旧在做猎杀者的工作。

第一天她依旧并没有找到妖魔,但是从一些妖魔留下的痕迹中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另一方面,桔莉也从近日来的失踪人口消息中给她画出了妖魔大致活动的范围。

时间过得很快,此时已经是都时23:59:58。

——滴滴。滴滴。滴滴。

一天又过去了。

六个小时的睡眠后,陆玲又早早地起来,开始第二天的猎魔工作。她先到了特殊资料处理中心,问桔莉要昨天说起过的关于妖魔活动范围的文件。此时的特殊资料处理中心已经和半个月前大不相同,到处都是杂乱的文件,原本可以供人喝茶休憩的桌子,此时早就被各种各样的文件遮盖。

桔莉显然一夜未合眼,眼皮无力地耷拉下来,下面的眼圈像山竹皮一样,扎起来的头发也因没有打理而松散起来,看上去有些蓬乱。

她打了个哈欠,从杂乱的文件中找到一个文件袋交给陆玲。

“没必要那么早起来,小孩子一天要睡10个小时,不然会长不高的。”

“那我听说成年人一天必要的休息时间是7个小时,小心睡眠不足会变老的。”

陆玲不客气地说道。同时从桔莉的袋子中抓出一片吐司面包,叼在嘴上,拆开文件后出去了。

“你这孩子……”

早上的工作也没有那么顺利,但陆玲预感到今晚肯定能够找到妖魔,她确定了大致的位置后,在附近的咖啡店坐下来。妖魔一般夜晚活动,白天基本上会找地方躲起来,不易被人发现。陆玲也不想耗费力气在这上面,现在她只需要等待,等到天黑下来的时候,妖魔自然会出现。

下午两点的时候,陆玲给桐叶打了个电话。

“喂,是我,陆玲。”

“我知道。”

“身体好点了吗?”

“好多了,但是头还是有些沉……对不起。”

“不要说了,好好休息吧。”

陆玲挂断电话。

她看着渐渐向西边靠去的太阳,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那种又是一个人的感觉。

凌晨两点。

小巷深处已经陷入了死寂之中,没有什么光线到达那里,似乎也并没有人会靠近,所以隐藏在黑暗中的呼吸声哪怕如此清晰也未曾被人发现。

长时间未修缮的路崎岖不平,走过去咕噜咕噜地响。

一个酒气醺醺的人摇摇晃晃地走过小巷的口子,然而下一刻,他就消失在森森的黑暗中,哪怕是恐惧的叫声也那么短暂,让人以为是野猫啼鸣。血腥味消失在刺鼻的垃圾臭味中,这个小巷本来就是一个垃圾堆。

人们怎么对待这个小巷,现在这个小巷就反过来怎么对待人类。

“血的味道。”

陆玲站在小巷口喃喃自语,挥刀前扫,腐烂的味道顿时消失殆尽,空气中只留下让人作呕的血腥味。她有些兴奋,因为她知道自己离找到猎物不远了。

“出来吧。”

她冲着仿佛虚无的黑暗说道。

黑暗之中逐渐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逐渐靠近巷口,带着深沉的呼吸声。仿佛泥塘底下的鲶鱼,张开大嘴,缓缓靠近猎物。

那是一个全身黑绿色的怪物,之所以是黑绿色而不是墨绿色是因为它身上的绿色实在暗淡,或许和四周半明不亮的冷光灯也有关系。

怪物不算太高,全身光秃秃的没有一点毛发。黄色的眼睛像是颜色低哑的石蜡,充斥着残忍与欲望,完全看不到任何理智的成分。

身后长着一对缩拢的黑色蝠翼,如同两只高耸的伞架。

它出来的时候,还在用猩红色的舌头舔舐指甲上残留的血肉。

陆玲毫不犹豫地抬起刀,迈开脚步砍向寄生种。怪物伸出长着尖锐爪子的手掌,试图架住砍过来的「飞廉」,然而刀光瞬间砍断爪子。怪物飞快地向后倒退,刀光擦着怪物的胸口划过去,青色的血液立刻从略微撕裂的伤口渗出来。

陆玲知道自己砍得浅了,没等第一刀完全落下,第二刀已经追了上去,看似退落的攻势再次凌厉起来。

怪物身后收拢的蝠翼猛然张开,它发出一声尖利的长鸣,身体顺着上升气流急速倒退。如此一来,陆玲的第二刀再次砍空。

妖魔振动蝠翼俯身冲过去,爪子已经重新长出来。陆玲矮身躲过爪子,手中的刀向上劈斩,怪物侧身躲开这一刀,然而它的身体突然僵在半空中。

四周弥漫着苍蓝色的光点,风包裹着妖魔的身体,让它动弹不得。

「飞廉」飞速劈向被风禁锢的妖魔的头部,青色滚烫的血液飞溅,怪物惨叫一声,凭借肉体强大的力量,在它即将被刀砍中的瞬间,它强行扭开了身体,躲过「飞廉」致命的一击,替代的,是它整条左手臂被陆玲连着肩膀卸了下来。

剧痛感消耗了怪物大量的体力,它再次被四周的风禁锢起来,断臂处灼热的血液喷涌而出。陆玲手中的刀猛然上撩,怪物的右臂也随之斩下来。

就在她抬起刀打算给予妖魔最后一击的时候,她惊讶地发现妖魔的伤口在快速愈合。

在陆玲惊叹妖魔那强大的再生能力时,它右手臂上的血肉已经重新长了出来,整条耷拉着的手臂在快速颤抖,仿佛有什么捅入了手臂中,紧接着那软趴趴的手臂变得有力起来,就像是长出了骨头似的。

风中的怪物大吼一声,它新长出来的身体仿佛比之前有了更强大的力量,但即便如此依旧难以逃脱压制在身体上的那股强大的风压。

可是就在这时,小巷深处的黑暗里忽然出现了一阵灰色的烟雾,这种烟雾非常奇特,竟然难以被风驱散,而就在烟雾沾到妖魔身上那层厚重的空气时,那原本凝实的风竟刹那间化作蓝色的风术力消散在空气中。

——不好。

怪物的身体从风压之下快速蹿出来,身体快得如同一只飞矢,它的膝盖猛然顶起,伴随着腹部传来的剧痛。陆玲感到身体飘在空中,她看到怪物振动双翅追过来,迅速利用身旁的空气稳住身体,手中的刀毫不犹豫地挥去。

但是,在她将风刃砍出去的瞬间,又一股灰色的烟雾从小巷深处飘出来,落在风刃上。风刃立刻瓦解,原本飞廉因之延伸的长度也就此消失,她的刀与妖魔间的距离无形中扩大了许多。

噗——

酸涩的青色血液和腥香的赤色血液交织在一起。

刀砍掉了怪物的手臂,而那怪物的手臂连带着爪子刺穿了她的肩膀。

怪物在剧痛的怒吼声中快速倒退,从它全身上下暴起的青筋以及没有再长出来的身体不难看出,就算拥有惊人地生长能力,它也不可能这样无限制地恢复身体。

剧痛感从伤口蔓延开来,陆玲疼得全身都在颤抖,她一手拄着刀,另一手猛然拔出怪物的爪子,鲜血喷涌而出,在地上形成一片血泊。但最令她惊愕的是刚刚那种灰色烟雾,如果没有那烟雾干扰,那么妖魔应该先一步被飞廉刺穿身体,那么她也不会受伤。

可就算是现在的局面,陆玲也知道她赢了,怪物在短时间内无法恢复身体,而她虽然也身受重伤,但要用剩余的力量要、砍死怪物绰绰有余。

难道附近有人?

她来不及细想,喘着气提起刀逼向那狰狞的怪物,那种烟雾给她带来一种不安感,她觉得自己必须快点结束这怪物的生命。怪物感受到生命的威胁,不停地后退,眼里渐渐露出惊慌之色,它大声叫着,似乎是在求救,并时不时把目光看向小巷深处。